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今天说个小说里的逆天奇事。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这事发生在1990年,受害者是一名50岁的女子,名叫何水妹

她刚从梅南乡下搬到K城生活,住在一个村里的出租房。

一天早上,何水妹在家里,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何水妹去开门,门口站着个陌生人。

是个陌生的女人,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何水妹请那个女人进屋,拿出钱包。

而后,这名陌生女人关上了门,随着门“咔嚓”一声地带上,没有人知道这间屋子里将会发生如何惨烈的事件。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何水妹的哥哥开车来了。

哥哥名叫何金弟,是个装修工,就是他接梅南乡下的妹妹来城里的。

何金弟想着妹妹在老家也没事,来城里做做保洁员、保姆之类的活,收入比在老家种地强。

何金弟将皮卡车停在何水妹的家门口。

这房子是村屋,何金弟帮何水妹租的,300元一个月,先暂时过渡一下。

何金弟今天来,是准备带着妹妹去城中超市采购一些物品的。

他下了车,去敲屋子的门,问说,“水妹,怎么样了,能出门了吗?”

他听到屋内传来何水妹的惨叫声。

哥哥赶快去开门,门打不开,他拍着门喊,“妹妹,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门从里面开了。

跑出来一个浑身沾满血的女子,看起来很年轻。

何金弟不认识这名女子,他的妹妹才刚搬到这里,肯定也不认识。她究竟是谁?

哥哥抓住了女子的手。

女子的手上全是血,黏黏滑滑的。

女子一用力,挣脱开哥哥的手,朝着屋外的山路跑去。

.

何金弟瞅了一眼屋内的情况, 何水妹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还有气息,痛苦地呻吟着。

何金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女子袭击了何水妹,先抓住她再说。

何金弟去追那女子,女子跑得很快,她年轻,何金弟已经五十多岁了,体力很吃紧。

但他依然拼命追着,一边追一边大叫,“停下,来人啊。”

那地方在山边,是村屋,年轻力壮的都出去干活了,几个老人从窗户探头去看,也不知道什么事,就只是看着。

只有何金弟在追那女的。

出了村子,连着山,女子朝着山上的方向跑,何金弟在后。

跑了几分钟,女子忽然站住,背对着何金弟,手放在腰上,恶狠狠地说,“我身上有枪,你要是再跟踪我,我就毙了你。”

那个时候何金弟有点怕了,是啊,妹妹全身是血,不知道是被什么凶器袭击的。

眼前的这人说有枪,可能真的有,要是她拔出枪,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许再追!”,女子说完,继续朝前跑。

而何金弟放弃了追赶,他想着,先回屋,看看妹妹什么情况。

他回到屋子里——何水妹的家。

单人沙发上倒着一瓶老抽酱油、地上放着一个老式电话、一把水果刀。

何水妹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她的脖子上缠绕着电话绳,她的身上被刀捅了四五下,鲜血直流。

哥哥扶起何水妹,问,“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袭击了你?”

“我…我不知道。”

何水妹说完这句就闭上了眼,死了。

.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而接下来,警察赶到现场,对案件进行查处。

根据何金弟的口供,嫌疑犯是一名年轻的女子。

警察的初步推断是:

女子进入屋内,她先是用电话想敲晕何水妹,何水妹反抗,出于自卫,何水妹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出来。

水果刀上只有何水妹的指纹

所以,应该是女子抓着何水妹的手,何水妹手上拿着水果刀,在打斗中,刀口的方向反而插入何水妹的身上,捅了几下,而后何水妹疼痛,刀落地。

然后那个女的用电话绳勒住何水妹的脖子,就在这时,哥哥出现,在门口。

女子夺门出逃,而后何水妹由于失血过多致死。

接下来就是收集行凶者留下的犯罪证据。

但在1990年,DNA、法证技术还不完善,在现场,警察没有找到行凶者留下的什么有用线索。

唯一的证据——就是在窗边发现了一枚粘稠的、疑似染着血的指纹

这枚指纹是凶手留下的。不过很奇怪,指纹为什么会在窗边?

警方模拟了这枚指纹成型的位置、角度,判断当时行凶者是站在窗户边看“风景”,不小心食指按到了墙上,留下了指纹。

按理说杀了人,应该很慌才是,为什么要看风景?

难道是个变态杀手?

很快警察又推理出了原因,女子在杀了人后,手沾染了何水妹的血,确实很慌张。

这个时候哥哥何金弟又在屋子外敲门,女子想看看外面是谁,所以站在了窗边,顺手按了指纹。

按理说,这宗案件,嫌疑人明确,又有指纹,破案应该不难。

警察带着何金弟去了一个房间,想让何金弟做一份嫌疑犯拼图。

何金弟愣了一下。

由于事情太突然,他虽然见过那女子,但那女子与他正面相撞,也只有一秒钟,女子就挣脱了他的纠缠,之后留给他的都是背影、侧面。

加上何金弟当时脑子混乱,所以他无法再回忆出这名嫌疑犯的五官,长什么样,他无法完成疑犯拼图。

只是大致说,嫌疑犯是一个年约20出头,短发,身高160,瘦瘦的女子,穿了一身花衬衫。

.

1990年,监控并未普及。

警察在村子里转了一圈,问村民是否有见过一个身高160、瘦瘦的、短发的、穿花衬衫的女子?

村民都说不认识。

而村子里,也并没有符合这个特征的女嫌疑人。

所以,应该是外人进入村子,目的可能是抢劫作案。

此时警察不得不求助市民,在电视新闻、报纸上公布了这起谋杀案,希望寻找知情者,留了个热线电话。

很幸运,当天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打进来。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打电话的是个男子,他说自己叫魂斗罗,很明显,这是个假名。

警察问,“什么魂斗罗,你真名叫什么?”

“你到底想不想知道谁杀了那妇人!不想听我挂了。”

“行,你说吧。”

魂斗罗说自己知道这宗案件是怎么回事,凶手是他的朋友,名叫火凤凰。

很明显,这也是个假名。

火凤凰亲口和魂斗罗承认,是她杀死了何水妹,目的是抢劫。

这简直就是老天有眼,现在连证人都有了。

警察问魂斗罗,你愿不愿意协助我们警方破案?

警察说,“我们会在你身上装个窃听器,你把火凤凰约出来,让她把案件再讲一遍,有了证据,我们人赃并获。”

电话里,魂斗罗犹豫了一会儿,说了句,“对不起,出卖朋友的事我做不出来”。

“喂,这是命案,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方。”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记得,你们要帮我保密,不能出卖我!”

随后魂斗罗挂了电话。

.

不同意也没事,反正知道了凶手是火凤凰,

虽然是假名,但警察知道火凤凰这号人物,她是某个社团的三把手。

人瘦瘦小小,却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她完全符合嫌疑人的特征。

警察想,把火凤凰抓回来,将她的指纹和在案发现场、窗户上发现的血指纹一比对,她就插翅难飞了。

但坏就坏在那枚血指纹上。

血指纹上的血实在是太粘稠了,根本提取不到完整的指纹。

将之与火凤凰的指纹比对,无法判断这个血指纹是否是火凤凰留下的。

警察决定采取强攻审问。

将火凤凰带进口供房,警察开门见山地问,“是不是你杀了何水妹?”

火凤凰一愣,“谁是何水妹?”

警察说,不要再装了,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一周前,你跑到村子里去抢劫。

你抢劫了何水妹的家,何水妹反抗,于是你就杀了她,你的样子还被何水妹的哥哥——何金弟看见了。

火凤凰,你逃不掉了,坦白是你唯一的机会。

火凤凰听后大呼冤枉,阿SIR,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火凤凰好歹是出来混得,有名号的,我干嘛要去抢劫一个村妇的家?

警察一听,也觉得是有道理的。

火凤凰是社团的三把手,打架、砍人、收保障费,做的都是一些利益可图的事,可她有必要她亲自出面去抢劫一个村妇?

劫案现场,丢失的财物经过证实,只有最多几十元。

按理说,火凤凰完全犯不着为了几十元去打劫杀人,但这人底子本就不太好,穷凶极恶起来,什么都干得出。

警察问火凤凰,那你说说,七天前,案发之时,你在做什么?

关于这个,火凤凰回答得支支吾吾,她说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无法提供时间证人。

看电视?大早晨的看电视?这实在太扯了。

没事,有目击者。

警察让火凤凰站在五个嫌疑人当中,找来何金弟辨认。

何金弟看了很久,选了一个,认错了。

这也不怪何金弟,他本来就没看清楚行凶者长什么样,事情又过了一周,面对五个嫌疑人,他没认出来。

又关了火凤凰几日,无论怎么问,她都坚持说自己绝对没干过。

火凤凰恨恨地说,“SIR,他妈的,你告诉我是那个王八蛋说我是凶手的,我要去教训这人。”

而魂斗罗这个绰号,警察是不能提的。基于证人保护原则。

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警察不得不释放了火凤凰。

.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但警察并没有放弃追凶,他们还是将主要嫌疑目标锁定在火凤凰身上。

很快,有扫毒组的同事介入。

说,火凤凰暂时先不能抓,那个杀人案你们先停一下。火凤凰的社团和一个毒物交易案有关,这背后涉及到很多重要的犯罪者。

于是警察先将那杀人案搁置,由扫毒组的同事偷偷跟踪火凤凰。

跟了有三个月,终于,等到了火凤凰和一群毒贩进行交易。

扫毒组的警察在暗处掏出枪,“火凤凰,你们逃不掉了!”

“妈的!拼了。”

火凤凰见毒物交易的事情暴露了,横竖都是死,于是也拿出枪,带着几个手下和警察奋战。

“砰!砰!砰!”

一场激烈的枪战后,火凤凰死在了警察的枪下。

随着火凤凰的死亡,毒物交易案是破了,可那宗何水妹的谋杀案却悬了。

火凤凰是谋杀案的第一嫌疑人,却宣告死亡。

魂斗罗也没再打电话来,之前那个电话查了,是在电话亭打的。

至此,再没有其他线索,案件无法查下去。

警察认为,何水妹就是火凤凰谋杀的。

警察判断,也许事情是这样的:

案发当天,火凤凰去那个村子,其实是想着,比如:在村子里找个安全的地方,藏一些毒品什么的。

而她在村子里转悠的时候,碰到何水妹,两个人可能发生了一些小争吵。

火凤凰脾气火爆,冲进屋子里,就把何水妹杀了,之后伪装了一下劫案现场,逃跑。

但推测只是推测,并无法确定火凤凰为凶手,将这个“死人”定罪。

没有人知道火凤凰在何水妹死的那天,是不是真的出现在案发现场,还是确实在家里看电视。

案件悬着。

哥哥何金弟由于目睹了妹妹何水妹的惨死,一直悔恨。

他很想找到凶手,虽然警察对他说,凶手有可能就是火凤凰,火凤凰已经死了。

但是何金弟有一种感觉,他认为凶手不是火凤凰。

他直觉认为凶手另有其人,还藏着、还在逍遥法外。

有好几年,何金弟晚上都会做梦,梦到妹妹何水妹浑身都是血,哭着说自己死得很惨。

一觉醒来,内心沉重。

何金弟很想抓住凶手,他经常会去警局去,问警察,“案子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警察如实说,在查,不过进展缓慢。

毕竟每天有各式各样的案件发生,大大小小,都需要查。而除了何金弟,没人见过这名女凶手。

但何金弟,早已经忘了女凶手长什么样了。

有时候真相就是那么无奈,拼了命地想要想起一件事、想起一个曾经见过的人,却模糊了双眼。

何金弟一直很悔恨,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看那女凶手一眼,恨自己为什么在山上追了一半,就胆怯的不追上去了。

但悔恨,只是一种状态。

他还要生活,2000年,案件过去十年之后,何金弟因病,即将离开人世,

在临死前,他抓着女儿的手说,“女儿啊,无论如何,一定要还你姑妈(何水妹)一个公道。”

何金弟死后。

女儿很听话,每过一段时间,就打个电话到警察局,催促查案。

一直打了二十年,几百通电话,得到的依旧是,还在调查,暂时无进展。

其实在那个年代,由于刑侦技术的不成熟,是有一些悬案。

警察依旧没有放弃追查,每当有新警察入职,警局都会拿出这个案子给新警察,你们认真看一下卷宗,想想有没有遗落的线索。

新警察热血的去村子里再问,村子早就变样了。

到底要找谁,到底要查谁?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空空的名号“魂斗罗”。

既然魂斗罗说自己认识火凤凰,那魂斗罗是谁?

火凤凰已死,也再无顾虑证人身份。

警察去找了好几个曾跟随过火凤凰的马仔问,马仔听了那名字都是一愣,“我是打过《魂斗罗》,但我确实不认识哪个人叫魂斗罗。”

案子继续悬着。

时光一晃,来到如今。2022年。

.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天花板的风扇旋转着,地上有一只蚂蚁在爬,搬运一粒沙的糖,能享受一天。

老式留声机播放着肖邦的夜曲,如你所想,这是一栋老式房子。

门是开着的,门上挂着一个牌子,“see you again”,再见你一面。

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多么容易的事,打个电话,发条短信,约个时间就能。

但对于已经逝去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奢侈的梦。

一阵脚步声,一名老妇人进入这间名叫“再见你一面”的事务所。

碎花衬衫,很整齐,宽宽大大的裙子,一双虽然旧但是擦得很亮的皮鞋。

她就是何金弟的女儿何惠惠。

案子已经过去32年了,何惠惠也老了。

何惠惠将皮箱打开,里面放着厚厚的钞票,“你数一下,这里是88万元。”

“你想要见谁呢?”肥佬问。

肥佬是一名摆渡人,他有一项特殊的本领,能让生者与死者见上一面。每次收费88万。

“我想要你去冥界,帮我找到我的姑姑何水妹,让她亲口说出,究竟是谁杀了她。”

真凶,那个女凶手,当年只有21岁,如果真凶不是火凤凰,那名凶手应该还活着。

这个执念,在女儿何惠惠心中落下了32年,她很想要查出真凶。

肥佬听完此事后,有点犹豫,毕竟面前的何惠惠看上去年龄大了,穿着很朴素,拿出88万来冥界找人,这么做是否理智?

谁知何惠惠说,其实这钱,也许是老天注定要拿出来的。

何惠惠原本没什么积蓄,她的父亲是个装修工,姑妈何水妹是个死了32年的梅南村妇。

但是随着何水妹、何金弟死后,何惠惠继承了他们的遗产——在偏远的梅南老家的一栋房子,村屋,祖屋。

破房子立了32年,终于遇上了拆迁,赔了几百万。

天意。

何惠惠将88万推到肥佬面前,“无论如何,拜托你一定要告诉我,究竟是谁杀了我的姑妈。”

.

肥佬去找了一个名叫圆富贵的女警,将案件告知。

圆富贵听后说,确实是这样,在上个世纪,由于法证技术的不成熟,是有很多悬而未决的谋杀案一直挂着。

肥佬说,“如果我找到了杀何水妹的凶手,你去抓,怎么样?”

“我不太习惯做这么捡现成的事。”圆富贵笑笑,“不过我对这案子也很有兴趣,倒是可以比比看,是我先找到凶手,还是那个姚若岚先。”

圆富贵决定重新翻查这宗案件。

她的性格中有一种求胜心,许文山在职时,她和许文山比。

许文山离开了,没了对手,正巧这宗旧案出现,她决定和那个死了22年的女博士姚若岚比上一番。

第二日,圆富贵就去请示了上司,说想要翻查32年前的何水妹谋杀案。

她本以为上司会为难,她也做好了用下班时间查案的准备。

谁知上司一听后,笔在手中转着,问,“你有信心吗?”

“当然。”圆富贵点头。

上司沉思了一会儿,说,那行,不过这是几十年前的案子了,不便调配多余人手。

圆富贵说,就让PC1486跟着我就行。

上司同意,并且特批:查案的经费无上限,管够。他幽幽地说了句,“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抓到凶手。”

圆富贵疑惑了一下,她不明白为什么上司会如此豪爽,肯对一宗封尘32年的案件,特批经费。

之后,圆富贵开着跑车带PC1486去了几公里外的一栋三层旧洋楼。

占地约7000平方,门口挂着牌子,“陈年旧案档案馆”,这楼里只有一个看门的。

在这栋名叫陈年旧案档案馆的旧洋楼里,有几十个房间,分别放置着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未破获的谋杀案的证物、资料。

圆富贵这才知道,有一项计划已经秘密进行多年了。

在过去,法证技术不成熟,很多谜案堆积。

加油站谋杀案、纹身刺杀案、电视机杀手案…等等,警察一直未抓到凶手。

而从上个世纪70年代,警务厅做了一个决定,建立了这座“陈年旧案档案馆”,将那些案件的现场证物、卷宗资料一一保留。

交给时间,等待法证技术成熟的一天,或许能从某个微小的物证上,提取到重要线索。

而如今,2022年,科技发达,就是最好的时候。

所以重案组的上司才会让圆富贵由这宗“何水妹谋杀案”开始,重启“陈年旧案侦破行动”。

此刻,圆富贵和PC1486顺着楼梯来到二楼,走到一间写着“1990”的档案室内。

这间档案室约100平方米,四面墙上放着储物格,中间是一张四方桌。

PC1486戴着手套,爬上简易梯子,从一个密封线里取出了何水妹谋杀案的资料,放在桌上。

一瓶老抽酱油、一部老式电话、一把沾着血迹的水果刀。

PC1486打开案件的卷宗,灰尘扑面,她咳嗽了两声。

圆富贵走了过去,仔细阅读着案件卷宗的手写笔记,几万字,那可是几十个刑警用多年时间一字一句写下的苦心推理。

.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与此同时,想念之城(冥界)。

肥佬在冥界的同事——姚若岚,在一个山洞里见到了火凤凰,是深山老林里一个隐藏很深的山洞。

火凤凰还是年轻时的模样,但是头发掉了很多,穿得破破烂烂的,早没有了当年“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

现在的火凤凰怎么说,显得很警惕,眼神左顾右看,听到一点动静都会提心吊胆。

“摆渡人,没人跟着你来吧?”她哆哆嗦嗦地问。

“没有,你这藏得也太深了。”

火凤凰叹了口气,说自己实在是没办法。

自从1990年,在毒品交易的现场,自己持枪与警察交战,身中8枪死亡之后,就到了想念之城。

来了以后,先被抓进冥界罪犯管理局,关了二十年。

由于表现还算良好,放了出来,让她好好做鬼。

她也以为可以,可出狱才是噩梦的开始。

那些曾经和她买过毒物、那些因为吸食毒物死去的人,不肯放过火凤凰,他们认为是火凤凰毁了他们的一生,虽然都做了孤魂野鬼,那群人的怨念还是不消停,联合起来要抓火凤凰,要报复她。

火凤凰被揍了几次,没办法,一路东躲西藏。

她觉得外面很不安全,就到了这深山老林里。

“这十几年,我除了躲,就是躲,妈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让我灰飞烟灭吧。”

说话的时候火凤凰浑身散发着旺盛的想念之气。

在人间,若是有人思念故人,那么故人就会活在想念之城。

反之,当再无人思念,那么故人就会从想念之城如烟消散。

火凤凰消散不了,她之所以能一直存在想念之城,是因为关于这宗“何水妹谋杀案”,换了许多警察在查。

每个警察查的时候,都会看到火凤凰的“遗照”,自然也就一直惦记着案件、想着火凤凰这号人。

“我太痛苦了。”火凤凰抓着姚若岚的手,“求求你,让人间的那些警察别再想我了行吗?我,我真的很想消失,我不想做鬼了。天天被鬼追杀,你根本无法体会这有多惨。”

姚若岚说,“这个我会帮你想办法,但前提是,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是不是你杀了何水妹。”

“真的不是我啊!我干嘛要杀那村妇,我压根就不认识她!”

“那么案发当日,你真的在家看电视吗?”

.

“不是,不是。”

火凤凰坦白了,案发之日,她碰巧是在参与一宗毒物交易,而这事若是被发现也是要坐牢的。

所以在当年,被警察带去审问时,火凤凰才编了个理由,说自己在家看电视。

火凤凰非常详细地说了那时,她在什么地方参与毒物交易,在场的接头人都有谁。

姚若岚听完,觉得火凤凰是说了真话,她确实不认识何水妹,也毫无任何理由要杀她。

“火凤凰!妈的,你给老子出来,我们要和你算总账。”

外头传来一阵声音。

火凤凰跑出去一看,只见山下有几十个骨瘦如柴的男人拿着火把,有的断了手脚、有的身上还挂着输液瓶。

那些都是吸毒死去的瘾君子,他们吼着,“要不是你给我吃那东西,我的老婆就不会离开我。”

“要不是你找高L贷逼我,我就不会跳楼!”

“火凤凰,拿你的鬼命来!”

那一声声,亡灵歇斯底里地叫喊声在黑夜的山谷中回荡。

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火凤凰面部扭曲,抓着稀少的头发,继续开始崩溃的逃亡之路。

.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离开深山老林,姚若岚开了一夜的车,去了几百公里外的梅南县。

路途中她听着歌,《一生何求》《风继续吹》,车开多久都不会累,做亡灵儿哪有感觉。

姚若岚将车窗打开,感受外头吹过虚无的风,她在思考,思考做一个鬼的价值。

这个问题她从死后反复思考了22年,哪有什么价值?

浑浑噩噩,自我调整,就如歌所唱的——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柔情蜜意我愿意记取,继续前行。

想念之城也有日月交替,无论是人与亡灵儿,存在于宇宙之中是奇妙的。

清晨,车开到了梅南县,绿油油的菜地,柴火从烟囱升起。

起床,种地,吃饭,这些在梅南县的亡灵儿村民们继续做着生前的事,人,鬼,都要为自己找一些事,这是支撑“活”着的动力。

她见到何水妹和何金弟这对兄妹。

与火凤凰的窘迫相比,这对兄妹过得很好,何水妹坐在屋外的摇椅上,看着农田里忙碌的哥哥。

一旁的炉火在烧着水,她给姚若岚煮茶。

姚若岚坐在小小的木凳子上,问何水妹,“所以,你知道是谁杀死你的吧?”

“当然,我知道。”

说起这段事,经过了这么久,何水妹的语气显得很平淡。

不是仇恨不重要了,只是反反复复想的多了,说的多了,麻木了,就像在讲一个故事。

她说:

我确实见过凶手,我也知道那女人是谁。

案发当日,我在家里,听到了敲门声,我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年轻女子,她的样子很可怜,脸上有很重的黑眼圈,手里拿着一件皱巴巴的花衬衫,她问我,“你,你要不要买这件花衬衫?”

我猜,这名女子一定遇到了什么困难,所以才会拿着自己的衣服来卖。

我想着,能帮就帮吧。

于是我就说,行,我买你这件衣服,你先进来吧,我给你钱。

我让这女人进屋,我想着要不要给她弄点喝的,吃的,就去了厨房。

可是,等我从厨房出来,发现这女的正在翻我的钱包,她要拿我钱包里的钱。

我知道,自己的善良用错了,就像是东郭先生与狼。

我就对那女的叫,你干嘛,把钱包放下。

她不肯,把钱包塞进口袋,她想要逃。

情急之下,我从厨房抓了一把刀,指着那女的,我对她吼道,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那女的说,别喊了,别喊了。

她冲进厨房,我躲开,逃到客厅,我想跑出门求救,那女的在厨房,随手拿起一个酱油瓶朝我砸来。

而后她又扑了上来,从后面抓住我的手,将我的刀刺入我的胸口。

我倒在地上,我还在喊救命。

不要叫了!

那女的失控的大喊,她抓着我的刀,又朝着我的身上刺了几下。

她拿出电话绳,捆在我的脖子上。

我失去了反抗能力,我想,我定是逃不过这一劫。

在虚弱的迷糊中,我看见那女的起来,抓起花衬衫,她应该是慌了,想要擦去现场的证物。

她用花衬衫抹着刀上的指纹,抹着地上的血,鞋印,又在我身上乱擦。

而后,她站起身,穿上血迹满满的花衬衫,继续在屋子里翻着抽屉,找一些值钱的物品。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是我哥哥何金弟来找我,那女的站在窗口看了一会儿,而后她夺门出逃。

我静静的躺在地上,血流着,越来越冷,就这样死去。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说完后,何水妹将火炉上的水倒在杯中,撒上干干的茶叶,将茶碗递给姚若岚。

“所以,你并不认识这女的?”

“不认识。”何水妹摇摇头。

“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记得。”

姚若岚取来纸笔,何水妹画出了女凶手的肖像图,并不是火凤凰。

肖像中的女凶手,一点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徒,相反,很瘦,眼神有些呆滞,显得很可怜。

虽然有画像,这张画像是黑白的,又过了那么久,根本就不知道这人是谁,现在长什么样。

对于姚若岚来说,还是线索全无。

可是,为什么这人要拿一件花衬衫去卖,又要拼了命的抢那为数不多的钱呢?

毒瘾!

姚若岚恍悟,所以,这名女凶手可能是一个瘾君子。

一个贫穷的瘾君子,毒瘾犯了,她实在没钱,于是拿着自己的衣服去卖。

那件花衬衫,可能是她认为家中最值钱的东西。

这衣服在城市肯定卖不出去,那个年代,她觉得这衣服或许在偏僻的山村能卖一笔钱。

所以她带着这件衣服去了这个村子,挨家挨户的敲门,想卖衣服。

不,根据案件的线索,没有村民见过这女的。

所以,这女的是刚刚走到村子,看到了何水妹的房子,敲了门,何水妹是第一个见到她,并且第一个就要买她衣服的人。

她还请这女的进屋了。

到了屋子后,这女的看到钱包,又生了贪念,想要拿更多。

而后被何水妹发现,错手杀死了何水妹。

善良反遭厄运,这真的是一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悲剧。

姚若岚想着,喝下那碗茶,说,“谢谢你的茶,无论如何,我会找到这名真凶。”

.

作者注:

由于本案篇幅过长。请按照以下简单的操作,继续观看剩余故事。全文免费。

1,关注本作者(文字怪人),谢谢~

2,点开作者头条主页,会看到一行字…(文章、视频、微头条

按住这行字,稍微“左”滑动一下,会出现——小说

点开小说,就可以看到《读心女博士——冥界擒凶》。

呼兰大侠案不敢查了,呼兰大侠案真实情况

3,请将这本书加入书架,这样就能够每天看到更新。

4,从 第111章《告密者》5,继续阅读。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92319981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odoho@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odoho.com/19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