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记得那天我和老伴两个老人回老家度老,走进村子首先看到的便是村头那棵老树上的一个老窝

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心中不由自主的闪出一组画面:老人老家老树老窝。定晴一看,老树一片叶子也没有,已毫无生气。可枝桠上仍然顽强地支住了一个老窝,我想,这便是根基的力量啊,我又想,谁还在守着这老基上的老窝呢?千万别是空巢啊!

待我走到老树底下,发现老树并非老死的,而是有人剐掉了它的皮。不知谁会对一棵参天老树产生如此深仇大恨,下此毒手!显然,他不敢明砍,只能暗中谋害。我在心里咒他不如老树上的禽鸟,树虽死,死了也还照样恋着爱着这老窝的根基

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量了一下自己和老伴,两个白发老人,多象这老树,本该枝繁叶茂,荫凉树下的生灵,却时运不佳,落得此等境遇。转念一样,我又羡慕树上的老窝,老窝中的老鸦,它们始终如一地坚守着自己的根基。它们尽管时时都在蓝天上飞翔,却从未忘却自己的老窝,自己的归宿。后来我发现,有两只老鸦站在巢边树枝上,但当我举起手机要拍下它们时,立即就飞开去。等我们成为朋友后,一定要留个影。象它们一样爱着守着老窝。

我的老窝在村后老基上,已经破旧不堪,门窗霉烂,臭水围积,杂草侵门封路。

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老人老家老树老窝

尽管如此,在外数十年从未忘怀,根基在,老窝便在。老窝在,归心便在。常有人问我,老家还有什么吗,我会自豪地说,还有一个老窝,一个祖传的基业。

尽管老了,在外面混不下去,但老窝依旧敞开她的怀抱接纳我,任我躺,任我坐。我也想用剩下的余年,剩下的余力来修补一下它,让我的老窝因我而更充实,更有丰彩!

四十年前,我修建它的时候,学着古人为它取了个堂号“华翰堂”,当时想写一副对联,一直未写好,留着两边空位置。现在趁修补机会,我已初步拟好草稿,到时刻上去。特录于后:

华庭耀彩梁正柱坚云山婷立

翰墨流香龙腾凤起星宇颖脱

联首嵌“华翰堂”名,“翰墨流香”指本人教书为业,亦有著叙存世,更希望后辈要以文化富身。整联包舍我(梁柱华)和两个儿子(梁山,梁柱)两个孙子(梁必正,梁宇桥)两个孙女(梁颖,梁文婷)祖孙三代的名字在内,也算一巧,同时希望世代别忘了老窝!

22年11月5日0至4点草于老窝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92319981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odoho@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odoho.com/57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