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唯物主义和机械唯物主义的区别是什么,朴素唯物主义与机械唯物主义的区别

决定意识的唯物主义哲学路线出发的,属于早期战争问题上成熟的朴库韵主义反映论。与同时代的其他唯心主义哲学家主张的不需接轴和认识外界事物就可以先知先觉的唯心主义先验论是对立的。同时,认识与实践相统一的初步思想是孙武认识论的精华。

孙子)对战争的认识是建筑在朴素唯物主义认识论基础之上的。孙子)提出了朴素唯物主义的“先知”说。《孙子)从朴素的唯物主义“先知”说出发,特别强调只能根据客观现象来分析和判断敌情;切不可主观臆断。其所阐述的“形”、“势”、“火”、“间”等都是借以认识和研究战争的容观物质条件。“形”是表示军事强大的有形兵力;“势”是军队在实力基础上并在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量;“火”承袭了“原始阴阳五行说”的物质元素之一,是进行战争得以借助的自然力量;“间”是用以获得敌人情报的人。

《孙子》整个对战争的认识就是以这些客观存在的物质条件作为依据的。“知”、“胜”、“战”是孙武兵家哲学的三个基本范畴。三者既相区别又相联系。正是在这种区别和联系中,孙武建构起他以战争知行观为核心的兵家哲学,建树了他独到的理论创造。哲学应用于军事领域可以有多种方式,表现出不同的理论形态。概括地说,既可以是本体论性质的,即把战争看作一种实体,考察其存在的各种一般性质(或称一般规律);也可以是认识论性质的,即从主客体关系上考察战争认识和实践的一般关系;还可以仅限于辩证法规律和范畴的推广运用,即所谓战略战术的辩证思维。对于《孙子》来说,可以说兼有以上三个方面的内容。由于某种原因,其中的辩证思维更为世人所熟悉。但从根本上说,《孙子》更注重的是对战争中主客体关系的考察,是战争知行观。它所涉及

的关于战争与政治的关系、战争与经济的关系,以及战略战术的辩证法等内容,都以明确的主体活动和利害为目的,并置于主客体关系考察的视野之下,因而都实际上统一于战争知行观。《孙子》中哲学思维的这一特点正是其具有久远价值的根本之处。 孙武认为,认识的目的完全在于指导行动,而行动只有靠正确的认识去指导才不会是盲目的。他说,“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地形篇》)“知”和“行”的关系问题是中国哲学史上长期争论的一个问题。在2000多年之前,孙武便从战争的角度(尽管不是一般哲学的高度),从整个认识过程的一个片断上(因为认识是开始于实践,经过感性,理性,再回到实践这样一个循环往复、不断深入的过程),粗线条地勾出了二者的关系,应该看到这是很不寻常的。孙武还强调认识需要深化的思想,这在他所讲的“庙算”中得到反映。

所谓“庙算”,就是对敌我双方情况的分析、研究、判断,目的在于深化认识,以便产生一个比较接近实际的作战计划。现代战争需要分析、研究的问题的深度和广度无疑远远超出了孙武所讲的“五事”、“七计”的范围,但《孙子》提出的在未战之前要“索其情”以预知胜负的方法仍然具有认识论方面的价值。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92319981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odoho@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odoho.com/57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