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高强系列之_软_刺(小小说)

#我在头条搞创作第二期#

作者|未央君

五岁的孩子死在继父之手,继父没有得到大家想象那样的刑罚。偶尔提起这个案子高强是这样的开场白。

这是让高强难以忘怀的案子,发案时刑侦科干警无不气愤至极:五岁男童遍体是伤,尸体是在一个沙坑里被发现的,还是就随便地扔在坑里,身上仅穿脏的辨不清原色的背心、裤衩,卷缩一团,身上没有一锹土,一把草,孩子生前被虐待是显而易见的。

刑警高强系列之_软_刺(小小说)

很快找到了小孩的家人,也是当事人,是附近一个屯里一个年近半百的农民。孩子是继子,他对孩子不好,差不多全屯子都知道,不好的原因,就是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当时计划生育是国策,管的紧不假,但象他这种头婚的情况是可以再生一个的,他不懂政策,就用了他更不懂的丛林法则:象新狮王一样,必须杀尽老狮王的幼崽,然后让母狮怀上他的骨肉。

虐待方式多种多样,打是家常便饭。还有饿饭,要不三天两天不许吃饭,要不饿饭之后的暴饮暴食,必须吃完几碗饭,喝掉几大碗水,然后冷不丁照饱饱的肚子打几拳,调查其间闲聊时,还有村民当高强他们面说,正式作笔录就不是这样讲了。有一次,他丧心病狂,生生撕裂孩子小鸡鸡的包皮,这个被孩子的妈妈证实了,当然,有伤痕为证。

孩子的妈妈?相当于买来的,大草原深处一个略有智障的妇女,通过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花说柳说加真金白银“介绍”来的,过完彩礼当天洞房。在这个婚中、这个家中,她自身难保也不会自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的男人、但确是她的天的男人为所欲为。

不到一年,一颗被阳光忽略的幼苗、一朵缺肥少水的花蕾被摧残谢了。出事当天,已是下午了,眼看孩子不行了,这个人套上车,拉上傻女人和家里人说是上乡里给孩子看病。出了屯,孩子没气了。他和孩子妈说声,扔这吧。就顺手扔在沙坑里了,扔个死猫死狗一样。唉,死猫死狗,主人还得难受一阵子呢。

案发,解剖尸体查死因。死因很意外,肠套—肠子把肠子套住了,时间长了,肠坏死,导致小孩内脏出血致死。专业地讲,肠套叠成因不详,但一般外力形成不了。

就是说,孩子不是这个兽父致死的。

剩下的虐待行为构成虐待罪虐待罪是自诉案件,民不举官不究,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案件后来法条来法条去,各个环节办案人都很气愤,又都很无奈,没有毙掉兽父不算,他还躲过了囹圄之灾,家里傻女人怀孕了,没有他,有可能出现一尸两命,于是缓刑。高强现在退休了,想起这个案子,耿耿于怀,这结果是当时法律人的无奈,是法律的无奈。高强感觉,无奈象根那根肠,不对,那个肠套叠,成了埋在记忆里的软刺,平常无痛,但是会时不时会刺激一下神经,证明刺的存在。

刑警高强系列之_软_刺(小小说)

高强干了一辈子警察,还全是在县局,破的案子说身经百战那是不会计数。这辈子,高强不是没有进步的机会,其中两次最清晰的时候,都在最关键时,没过关。一次因为酒,一次因为刑讯逼供,都是在他血气方刚时。再后来,各方面都成熟的他,因破案有一套,市局刑侦大案中队要他,考虑妻子工作孩子高考等现实的综合因素,他放弃了,专心在县局破刑案。退休了,闲下来,不知怎么回事,破过的大小案子一些细节会自动弹幕,这跟软刺就不合时宜地发作了一下。当事人长什么样高强早忘得水洗布一样干净了,不过应该是每个屯子都有的窝囊废的长相,不然不会四十多岁了才“找”了个智障女,还“一主一挂”。高强想到这,不自觉咧嘴一笑,记忆中又出现了从警一生曾经的精彩,和糗事,还那么碎片化。

刑警高强系列之_软_刺(小小说)

作者简介

未央君:本名王伟明,吉林镇赉人。机关文字工作者,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曾有通讯、杂文、随笔见诸《人民公安报》《检察日报》《法制日报》《保密工作》及《吉林日报》《检察风云》等报刊。近年来小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篇刊发西散南国文学、《作家文学》《作家故事》《中国现代文化报》《嫩江文学》等网络平台和纸媒,间有获奖。有两篇游记被收录《中国作家库》优秀作品展。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92319981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odoho@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odoho.com/57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