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姐姐独胆一个042预测,福彩西施姐姐独胆

郑旦姐姐答应我向吴王说情放我回去。东施不及西施姐姐和郑旦姐姐长得好看,吴王或许看不上东施。那就放东施回去,我……我……想家,想俺爹俺娘,想俺那六个小弟弟了。他们要是没有俺帮着俺娘照顾,恐怕就不能都好好地活下来。”东施说完,竟止不住大声地哭了起来。东施这么一哭,把西施也惹得难过起来。本来刚才的验身就让她十分地难过委屈,这一下眼泪就汩汩汩地流了出来。姐妹俩抱住哭了一阵。

西施了解妹妹东施。东施比她只小一岁多,身体发育比一般的女孩成熟丰满,头脑却一点儿不像十五六岁的样子,还就像十来岁的时候。未选入宫之前她一天到晚总是快快乐乐的,从来不知道烦恼忧愁。这种天真是幸福的根本,西施也常常喜爱她这一点。她觉得自己有时候过于思前虑后,忧心惆怅。这次来吴更让她对人生有所醒悟。既然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倒不如象东施这样开开心心,顺其自然。这么一想,她就把自己验身的痛楚撂到脑后,坐起身来安慰东施妹妹。有一点她放心不下,那就是东施有没有被吴王下赐给其他王公大臣,象越王当初把她下赐给范蠡那样。如果已经那样,就谁也帮不了她了。

说实在话,西施心里现在着实还装着郑戈和范蠡这两个男人,但这又能怎么样呢?既然从一开始大家就都在说她艳冠群芳,比郑旦都更有魅力;既然众所周知她是越国第一美女,那么,吴王岂能放得过她。吴王夫差能被郑旦迷得神魂颠倒,一旦见到她,还不知会怎么样呢。不过,西施不像郑旦那样自视甚高,或者是家庭的原因,或者是个性的原因吧,她向来把自己看得较低。这次事吴,她就一点儿把握也没有。她一直觉得像吴国这样的大国,美女是绝对不会少的。最近听到夫差对郑旦的馋相,好像诺大一个吴国从来就不曾有个漂亮女人。或许这男人就似那小孩子们,总觉着别人家的饭菜比自家的香。难道堂堂大王们也脱不了这个德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男人就真正没有些个出息!东施妹妹向她述说心事,显然是把她当个知心的人,实际上在竺萝村的时候她们和郑旦就都是无话不说的知心人。西施有心要想帮助妹妹东施实现这个愿望,但她哪有这个本事呢?她是初来乍到的贡女,哪有这个能耐。

不过这些日子,那个叫伯邳的吴国太宰来得倒是很勤。她在想能不能把这件事对那个伯邳太宰提一提。据说,吴王夫差不太喜欢他的相国伍子胥,却是很赏识这个太宰伯邳。原因好像是说那个相国伍子胥倚老卖老,且脾气暴躁,铁面无私,对谁都不留情面,即便是大王他也经常顶撞斥责;而太宰伯邳则恭顺乖巧,不仅会察言观色,还极善阿谀奉承。西施这几日见过几次伯邳,确实嘴甜面善,很讨人喜欢。但人们可又说伍子胥是个亘古未见的大忠臣,而伯邳却是个阴险恶毒的大奸臣。西施不明白为什么奸臣能得宠,而忠臣反遭嫌。忠臣遭人嫌,大概与他们的进言方式有关。伍子胥如能像伯邳这样温和委婉地进谏,想也不会被吴王冷落。吴王夫差东征西讨,威名赫赫,把诺大一个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繁荣强盛,想必不会是那种昏庸无能忠奸不辨的主儿。反倒是我们越国那个大王,败军亡国,割地赔款,弄得自己夫妻入吴为奴三年不说,还要拿一群女孩子出来陪他遭罪受过,为他挡箭护身,实实地让人难以恭维。即便日后还能复兴,也已是脸面无光,贻笑大方。

西施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听使女来报:“太宰大人求见姑娘。”话音刚落,吴宰伯邳已含笑进来施礼。西施急忙起身让座。东施也低头站在一边。只见伯邳喜不自禁地说道:“恭喜西施姑娘!姑娘容貌出众,仪态大方,玉体康健,纯贞圣洁。伯邳业已奏报大王。大王龙颜甚悦,不日将会召见姑娘。姑娘洪福不远矣。呵呵呵呵……”

西施并不觉得多么欢喜,她一点儿也不急于吴王召见。验身的羞辱感还没有完全消尽。思乡念母的情绪还在心中萦回。她与这个太宰寒暄了几句后,想起了东施适才的恳求,就向伯邳开口求情:“贡女西施得知太宰大人德高望重,深得大王厚爱。西施有一件事先求大人,烦请大人相助。”伯邳什么样人,眼活心灵,左右逢源。他深知吴王喜好,也深知西施乃绝世佳人。西施一朝得见大王,定会承恩得宠。现在巴结西施,正逢其时,日后定会得到厚报,便笑脸相迎,满口应承。西施就将东施所求如实相告。“哦……这个……只不知大王见过东施否?”伯邳沉吟片刻,面朝东施问道。“回大人,大王见过奴婢……”东施低声答道。“东施是上一批越国贡女,想必见过。”西施肯定地说。伯邳又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抬头陪着笑脸对西施说:“这件事并不难办。待伯邳见过大王,当面相求,定保无虞。大王娉妃累千,岂会在乎这一二女子。倒是姑娘须悉心保养,开心欢颜,随时等待大王召唤。”西施答应了伯邳。伯邳施礼拜别不提。

不几日,东施果然获释赐归。西施了却了一件心事,心中感谢伯邳的同时,也对那个尚未谋面的吴王产生了一丝好感。西施没有见过吴王,以前对吴王的所听所闻多是仇恨和憎恶。越国人,不论男女老幼,但凡提起这个吴王夫差,无不切齿顿足,欲啖其肉,欲饮其血。提起伯邳等吴人,也都以为如狼似虎,呲牙咧嘴,残暴成性。来到吴国后才发现,吴国与越国差不多,吴人越人也都是一般的人模人样,说差不多一样的言语,穿差不多类似的衣服,吃差不多相同的饭食。近日,听东施等见过吴王夫差的越国贡女们说,吴王也并不是那等“头上长角身上长毛”的妖魔怪物。郑旦姐姐迷恋吴王,使出浑身解数邀媚争宠,不会只为争权夺利。依郑旦的眼光性情儿,风花月貌、儿女情长当放在首位。如此看来,夫差或可能还是一位才貌出众、可心动人的大丈夫。

住进西宫已有月余,不见吴王召唤。这倒正合了西施的心。吴王的过早召幸会让她惊恐。她不同于那一般的女子,须要身心全都适应才能焕发出光彩。而一旦焕发光彩,她的美丽就会无与伦比。在故乡苎萝村的时候,人们都夸张地传言,说她的美丽能让小溪里的鱼儿忘了游泳而沉入水底。也正因为这一传言,使她名声远扬,差不多与美女郑旦齐名。在这之前,郑旦才是诸暨方圆百里的第一美女。郑旦出身较好,才貌双全,且心性高强,从小决心要嫁一个贵人大夫。西施逐渐出名后,郑旦虽然有点儿嫉妒西施,但女孩儿家谁没有点儿嫉妒之心呢。西施从不介意郑旦的那点儿妒意,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她要好,一如既往地互相学习探讨刺绣和织布的技艺,照旧一起玩耍,浣纱,浆衣。那一年,她们先后入选越宫,都住在进了会籍城里的雅鱼宫,一起接受调教,一起练习唱歌、跳舞、识字、交接等宫廷礼仪。她们一下都成了越王勾践待选的秀女。

那一个阶段,郑旦倒是很妒忌西施,因为那时西施获得了英俊潇洒的选美执行官范蠡的青睐。大家私下里都在谈论这件事,认为范蠡是越王的选美执行官,那就必定是越王的心腹,能获得范蠡的认可就等于获得了大王的认可。头筹就是铁定的了。殊不知那时候范蠡并没有人们猜想的那般得宠。年青的范蠡虽然才华横溢并多次受到越国宰相文种的举荐,但同样年青气盛而又过度自信的越王勾践并不采纳他的谋略和军事建议。所以那时候,范蠡还只是文种宰相府中的一位并不起眼的幕僚而已。可忽然听说越国打了败仗了,继而又听说她们这些新选的秀女要被送往吴国。大家人心惶惶,担惊受怕,谁都不愿意先走,因为大家早就听说吴国是个豺狼横行、蛇蝎遍地的地方,也早就听说吴王夫差是个青面獠牙、茹毛嗜血的混世魔王。

最后,还是郑旦和东施等先行被送了过去。不久就传来消息,说郑旦一去就得到了吴王的宠爱。西施以为躲过了被进贡的可怕差事,未承想一个月后她还是被范蠡单独接送了去。在这件事情上,她起先对范蠡很是耿耿于怀,认为这是范蠡自作主张把她送了人的,因为此前越王分明派专人前来宣召:“将秀女西施赐予新任军师范蠡”。后来,贤达聪慧的西施也就慢慢想通了,范蠡不过是越国的一个臣子,他也是仰人鼻息,也有难言之隐。(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92319981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zoodoho@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odoho.com/57730.html